磨脚器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磨脚器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老司机见闻录之托梦

发布时间:2019-04-16 05:51:03 阅读: 来源:磨脚器厂家

我的同学高小蕾,跟她外婆的关系非常的好。不过她外婆已经去世十几年了,我们在一起上学的时候,她曾经就跟我讲起过几件发生在她外婆去世之后的事情。

那时候她外婆已经去世四五年了,有一天早上起来,高小蕾一边坐在桌边吃着早餐,一边和母亲说话。

“妈,我昨天梦见姥姥了。”高小蕾啃了一口包子说到。

“嗯,妈妈也能见你姥姥了,你姥姥还说她家里太脏了,让妈妈帮她收拾呢。”高小蕾的妈妈说。

“啊?咱俩梦到的一样,在梦里姥姥让我告诉你,给她收拾收拾屋子,说太脏了。”高小蕾吃惊的说到。

高小蕾的母亲想了想,自己也很久没有去给老母亲上坟了,于是高小蕾的妈妈给了她十块钱,让她中午自己在外面吃一口,然后就跟单位请了假回了老家去给老母亲上坟。当到了坟地的时候,她发现高小蕾外婆的坟冢上荒草丛生,看来住在老家的弟弟妹妹们很久都没有来看望母亲了,高小蕾的母亲含着眼泪给老母亲清理坟墓,不知道是哪个村民收集的树枝,也都堆放在高小蕾外婆的坟边上。于是高小蕾的母亲把那些树枝全都搬到了远一些的地方堆放,又给老母亲烧了一些纸钱,这才坐车回了市里。

当天晚上高小蕾就梦到了外婆,外婆夸高小蕾懂事,跟她一说,她母亲就去看望自己了。后来到了高小蕾快要中考的时候,有一次的梦到了外婆,不过这次外婆却是让高小蕾给她烧几件衣服,说自己在下边没有衣服换。第二天,高小蕾就把自己的梦告诉了母亲,母亲笑着说高小蕾是因为快要中考了,情绪太紧张了,所以才会做梦的,还一个劲儿劝高小蕾要放松。可是到了晚上,她自己就梦到了老母亲。

老母亲在梦中跟高小蕾的妈妈要衣服,高小蕾的妈妈就奇怪,说自己清明和忌日的时候都没少给老母亲烧纸钱啊,为什么还跟自己要呢。老太太就说,他们烧给她的那些纸钱光是念叨了名字,并没有写名字,自己收不到,那些钱全都被什么寺的一个什么人给抢走了,她没钱买衣服穿。

高小蕾的妈妈早上起来,就反复的想昨天晚上的梦。不过她这一想,突然想到前天是高小蕾外婆的生日,而最近因为高小蕾要中考了,所以家里人把全部的心思都用在了考试上,根本就没能想起来过生日的事情。于是高小蕾的母亲当晚就找了个十字路口,给老母亲烧了一些纸钱和衣服之类的。这次高小蕾的母亲还特意在每张黄纸上都写上了老母亲的名字,生怕老母亲收不到钱。虽然她也知道那只是梦境,但是这样做,会让自己心安一些。高小蕾的母亲还跟老母亲解释自己为什么会忘了过生日的事情,还让老母亲保佑高小蕾能考到一个好高中。

高小蕾也确实没有让家里人失望,顺利的考进了我们市最好的高中,然后又考到了一个哈尔滨非常著名的大学。毕业之后就留在哈尔滨工作,没几年就在哈尔滨买房结婚了,有了孩子之后,高小蕾的母亲就去了高小蕾家里帮她带孩子。可惜好景不长,高小蕾的儿子才六个月的时候,高小蕾的母亲就因为突发脑溢血住院了。

而且她病的非常严重,一直住在医院的重症监护室,医院的病危通知单都下发了三次,高小蕾每天以泪洗面。那时候恰巧我也在哈尔滨打工,于是就抽空去医院看望了老人。高小蕾对于我抽空去看望老人非常感激,非要留我吃顿便饭。在吃饭的时候,高小蕾就说他母亲才五十岁,他宁愿用自己的十年阳寿,来换母亲多活几年。

听她说的真切,我突然想起了刘半仙,这刘半仙也懂一些医术,不知道能不能帮上忙。于是我就跟高小蕾要了她母亲的生辰八字,说找人帮她看看。高小蕾虽然也是高学历的人,但是对于鬼神之说还是心存忌惮,母亲生病之后,她每天都在病床边乞求菩萨保佑母亲。所以对于我的提议她也没有反对,而是十分配合的把母亲的生辰八字写给了我。

我打电话把高小蕾母亲的生辰八字告诉了刘半仙,又把病情跟刘半仙说了一下,便询问刘半仙能不能治这个病。刘半仙在那边沉默了一会儿,我知道他肯定是在掐手指头。过了大概两分钟的样子,刘半仙跟我说,这病他肯定是治不了的,不过他也告诉我不用担心,因为按命理来看,这个人命不该绝,肯定能化险为夷的。

我挂断了刘半仙的电话之后,立马把这个好消息告诉了高小蕾,高小蕾有些狐疑。不过我为了安慰她,我就说自己找了个世外高人,已经帮她母亲作过法了,用不了多久就能恢复健康的。高小蕾虽然嘴上说着感激的话,但我也知道她心中还是有些怀疑的,毕竟她没有跟刘半仙接触过,不知道刘半仙的能耐。

一直过了一个多月,做了好几次的手术,高小蕾母亲的性命总算是保住了,而且恢复状况也十分的好。高小蕾母亲醒来之后,我又去看望了她一次。这次高小蕾对我的态度又不一样了,此时的高小蕾已经坚信是因为我找的那个高人救了母亲,也把我帮忙找人的事告诉了母亲。她母亲也十分的感激,也没有避讳我,就讲起了她在生病昏迷期间梦到了高小蕾的外婆。

高小蕾母亲在昏迷的时候,就梦到自己回到了少年时代。在那个十年动荡的时期,村子里都是按生产队来干活的,高小蕾的外婆自己不去干活,就让高小蕾的母亲去干活,而且还不停的安排这样那样的活计让高小蕾的母亲去干,一刻都不让她休息。而且都是庄稼地里的活,一会儿让去锄地,一会儿让去间苗,一会儿又让去播种。

最后让高小蕾的母亲去扒苞米,高小蕾的母亲扒了不知道多久,只感觉这片地一眼望不到边际,于是就生气的把手中的玉米摔在地上,往身后的田埂上走去。一边走还一边对老母亲说,我孙子才六个月,我还得回家带孩子呢,你要干活就自己干去吧,你又不是只有我这一个女儿,你那几个儿子,你咋不让他们干活呢。说完,高小蕾的母亲就气呼呼的往回家的方向走。

走了不一会儿,她就从睡梦中醒了过来。而她不知道,其实这时候她已经昏迷很久了,见到她醒过来,医生全都高兴的宣布手术十分的成功,病人已经恢复了意识。高小蕾的母亲在能自由活动了之后,特意回了一趟老家给老母亲上坟,在给老母亲烧纸的时候,她就跟老母亲说,以后不要再来给自己和自己的女儿托梦了,有什么事就去找她那几个儿子儿媳吧。

在那之后,高小蕾果然再也没有梦到过外婆,虽然高小蕾感觉好像少了些什么,但是毕竟人鬼殊途,自己一家人的生活不能总是被已经去世十几年的外婆影响。至于她的舅舅们是否梦到过外婆,高小蕾就无从得知了,因为自从外婆去世之后,她的舅舅和阿姨们就再也不跟他们家来往了。

工作服生产厂家

公司工作装

防尘工衣

职场工作服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