磨脚器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磨脚器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老司机见闻录之梦魇

发布时间:2019-04-16 04:13:12 阅读: 来源:磨脚器厂家

我上高二的时候,因为在学校里发生了一些事情,于是我和同寝室的张大炮一起搬到学校外面住。其实就是一些个人办的出租间,我俩租了一个一个阴面的卧室,里面有两张床,反正我俩也只是找个睡觉的地方,也不讲究那么多了,于是就在这里住了下来。

那时候我俩都喜欢去网吧上网,不过在那个时候,去网吧上网是一个高消费的娱乐活动,我们这样的穷学生,也不是一直都有钱去上网的。所以在手里没钱的时候,我俩就回到宿舍里看电影。不要多想,在我上高中的那个年代,电脑就是是个奢侈品,就连便携VCD都是一个奢侈品。我记得非常清楚,我上高二的时候便携VCD要一千五百块钱,这可不是两个穷学生买得起的。

后来张大炮的表哥送了他一个CD随身听,我又从收废品的老头儿那里买了个旧电视,于是我俩就经常买一些光盘回来看。那个时候比较流行周星星的电影,而我又在市里找到个买便宜光盘的路子,那就是去出租光盘的地方买他们淘汰下来的光盘,都是一些过时的电影,不过价格却非常的便宜,十块钱能买七张碟。

有一天晚上,我俩各自躺在床上看着电视里的大话西游,刚看到黑山老妖出来的时候,我就感觉困得不行,于是就迷迷糊糊的睡了过去。不一会儿就觉得有人叫我,可是睡的迷迷糊糊的,我实在不愿意起来,反正这个房间里就只有我和张大炮,喊我也只能是他,而其他房间的学生我俩都不认识,平时也没有任何的交流。而且这个张大炮就是这样,看电影总是一惊一乍的,就算不睁眼我都知道,肯定是到了精彩的桥段了,他想喊我起来一起看,可是我当时真的很困,再加上这部电影我俩看了十几遍了,剧情早就背下来了,我就翻身继续睡觉了。

等我睡了一觉起来,电视里已经开始播片尾了,而张大炮也在睡觉,于是我就换了一张国产凌凌漆继续看。可是按完播放键,我突然想起来,不对劲儿啊,要是张大炮也在睡觉,那刚才是谁喊我?于是我赶紧喊醒了张大炮,问他:刚才我睡觉,是不是你喊我了?张大炮揉了揉惺忪的睡眼,想了好一会儿才清醒过来,说:啊对,是我喊你来着,刚才看你睡觉,我就也想睡会儿,结果睡了没几分钟,我好像突然魇着了,就喊你想让你打我一下。

我看他现在正常,就问他:那你现在咋样?正常了?张大炮活动活动胳膊,说:嗯呢,也就两三分钟吧,就好了,我寻思没事儿了,就继续睡觉了。我擦了擦额头上的汗,说:你小子心可真大,这万一是有啥埋汰玩意儿看上你了,趁你睡觉就把你整走了。张大炮听完哈哈大笑,说自己长的丑,不可能有人相中他。

于是我俩就又看了一会儿国产凌凌漆,看到一半的时候,因为剧情已经太过于熟悉,我就又开始犯困,脑袋一歪我就又睡着了。睡梦中就听到好像张大炮又在喊我。因为刚才张大炮跟我说他之前睡魇着了,我便以为他又魇着了,就想起来帮他,可是我却发现这次睡魇着了的人是我。因为我侧躺在自己的床上,一动都不能动,甚至我想睁开自己的眼睛都用不上力气。

那种感觉,就是用尽了全身的力气,却丝毫无法动弹,好像被什么把全身都给死死的压住了一样。因为以前我听刘半仙说过,一般睡魇着了,只要咬舌头,让自己疼就行,因为身体不能动,所以想让自己体会到疼,只剩下咬舌头这一个方法。我发现自己的舌头还真的能动,就用尽了全身的力气咬了下去。这一口,让我对那些咬舌自尽的人充满了佩服,我这一下并没有咬破,只是狠狠的咬了一口,那都让我疼到了心里,那些能把舌头咬断的人,那种疼痛感可想而知了。

我咬了舌头之后,就感觉身体能动了,不过我没敢轻举妄动,而是按照以前在刘半仙那里听说来的办法,大叫了一声“嗨!”这一声也是中气十足,具体的作用我也不清楚,不过刘半仙说睡魇着的人起来之前必须这么喊一声,我自然是不敢省略掉这一步骤。然后我就坐起身来,结果看到张大炮跟一个石头人似的坐在床上。

我赶紧下地走到张大炮的床边,按着张大炮的肩膀摇了他两下,可是这小子丝毫没有反应。此时的张大炮睁着眼睛,张着大嘴,口水都从嘴里流了出来。而且呼吸匀称,就好像睡着了一样。我看他这个样子,就跟中邪了似的,当下我就想起了前几天上课学的那个课文,讲的是范进中举的故事。我也不管那么多了,抬起手就左右开弓,“啪啪”的扇了张大炮两个嘴巴,不过好像作用不大,张大炮还是一副石头人的样子,就跟一个雕塑一样。

我心里着急,于是就卯足了力气,抡圆了胳膊,一个大嘴巴就扇到了张大炮的脸上,这一下我用的力气有点大了,震得我自己的手都疼的要命,而且发出的响声都快赶上我刚才的那声大叫了。张大炮也被我一巴掌从床边扇的飞向了床里面,而且非常悲剧的是,他的头撞到了墙壁上。正在我薅起张大炮的脖领子,准备再给他一巴掌的时候,张大炮开口说话了:四哥,别打了,我好了。

我看他能认出我来了,我高悬的心也总算放下来了,就问他刚才怎么了。张大炮就说,在我睡觉之后,他就看到日光灯(不知道学名叫什么,我们这也叫管灯,灯管)上有一团黑色的东西,于是他就好奇,以为日光灯要坏了。而这时候电影里的剧情到了一个搞笑的地方,张大炮不想错过这个镜头,于是就想继续看电视,可是这时候他却发现自己的身体动不了了。

他发现身子动不了之后,就眼睁睁的看见日光灯那团黑色的东西,好像在动,不一会儿就变幻成一个女人的样子,然后立刻就消散了。异象虽然消散了,但是张大炮的身体还是不能动,不过很快张大炮就发现自己能发出声音,于是就拼命的喊我,想把我叫醒来帮帮他。他叫了几声,我还真起来了,可是我起来之后他发现自己就不能出声了。

而我摇晃他,跟他说话,他全都知道,就是干着急不能说话。而我扇他的几个巴掌,他也全都知道,而且我之前扇他的那两下,他也都看在眼里,只不过那两巴掌好像并没有起什么作用,只是最后一巴掌把他打的能动弹了。虽然张大炮一直跟我强调,整个过程也就五分钟左右,可是我是从电影开始播放十几分钟就睡觉的,而我把他扇醒,电影已经接近尾声了,他的坐姿保持了整整一个小时。

后来正好跟我学校里的一件事赶在一起,于是我回村里找刘半仙拿了两个护身符,一个挂在原来住校时候的那个寝室,另一个则挂在了我和张大炮住的那个房间里,之后张大炮就没发生过睡魇的事情。至于学校里发生的事情,可以去我前面的故事里找,之前已经说过了。

工作服团订

酒店服务员工作服

工作服短袖

特种工作服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