磨脚器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磨脚器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爸爸的信

发布时间:2019-04-14 03:18:53 阅读: 来源:磨脚器厂家
"爸爸!"小雪把写好的信递给父亲,"这是昨晚给妈妈写的信。"
"嘿嘿。"父亲笑笑,摸摸小雪的头,"小雪最近越来越勤快了哦。"
"嘿嘿。"小雪说,"因为我想快点见到妈妈啊。"
这是小雪写给妈妈的第一百封信,她会写自己最近去了什么地方,吃了什么东西,读了哪些书,怎样听爸爸的话,学习又取得了怎样的进步,因为爸爸说,只要小雪乖乖的,就能早日见到妈妈。就这样,从幼稚园写到小学二年级,整整五年,小雪也未能谋面自己的母亲。虽然对于外面的风言风语有所芥蒂,但小雪还是坚信爸爸的话,只要自己乖乖的,就能见到妈妈。
小雪的家位于这个村落的一角,蓝色瓦片,奶黄的墙,与周围村民的家显得格格不入。墙因逾年历岁,已斑驳残破,瓦片因风吹雨淋,也已黯淡无光。这座房子在小雪出生前就有了,快有二十年的寿命,是爸爸跟妈妈曾住过的房子。小雪不止有一次提醒爸爸重新装修的冲动,但都忍住了,他知道作为非正式老师的爸爸并不具备那样的经济实力。
"喂!"几个从高坡经过的少年道,"这不是苏家的野孩子嘛。"
小雪每天都要从面前的这条小路经过,每次都会遇到那几个讨人厌的男孩。
对于这样的嘲笑。尽管已见怪不怪,但对于一个小学二年级的孩子来说,还是有着莫大的冲击。
"滚开!"小雪从地上拾起一颗石子道。这也是小雪唯一习得的自我保护方式。
"你们这群臭小子,又在欺负小雪!"路边刨冰店的阿婆从店门走出道。
这时几个男孩子便会将阿婆顺带辱骂一顿,做几个吐舌的鬼脸,接着拔腿而跑。
"小雪……"
小雪不说话,这时候,她总是习惯把头压的很低,用手抹几把眼睛,坚决般的朝尽头跑去。
在阿婆的记忆里,这样的光景已发生太多。
小雪在学校里没有朋友,幼稚园的时候还有几个玩伴。但步入小学后,她们就像变了另一个人,冷冰冰的,不愿再接受小雪的一切,因为大家都说小雪是没有妈妈的孩子,她的妈妈在她很小的时候便跟着一位下乡的博士跑了。这么说起来也有好些年了。尽管她是那样一个善良,温柔的孩子,却也难得他人的喜爱。有些人对她也并非厌恶,却也不得不遵从大众的意志,似乎只有这种走到群众里的归属感才能让他们可怜的安全感得到一丝满足。
男人在一所小学做美术代课老师,学校今天没有美术课。所以,他目前处于失业。他打扫了一遍客厅,用拖把拖了三次,直到地面宛若镜子般才肯罢休。他给自己沏上一杯茶,躺在沙发上,准备看女儿写给妈妈的信。
门外传来一阵"笃笃"声,男人把信藏在沙发垫下,开了门。
"啊。"男人说,"阿婆,您怎么来了。"
"有些事,想跟你聊聊。"
"进来吧。"
"刚拖完地哦。"阿婆通过门缝,看到了人面可鉴的水泥地面。
"没关系的。"男人道,"进来吧。"
"哎呀,算了,你跟我来吧。"
男人锁好房门,随阿婆来到小路拐角处的一颗树下,那里在几年前置了几条水泥长凳。
"小雪的在学校的事,你可了解?"
"她跟我提过几次,说是跟大家相处的很融洽呢。"
"是嘛……"阿婆低下了头,像个落寞的孩子。
"怎么,小雪她出什么事了吗?"
"我是听我外孙说的,他说小雪在班里时常受到同学的排挤呢,大家好像都不太喜欢她。"
"有这种事吗?"男人有些惊讶,"可她每次回家都很开心的样子……"
"哎,这孩子真是遭罪呢。"阿婆有些感伤道,"还有你这个做父亲的,真是……"
"抱歉。"男人倏地低下了头。
"也不能全怪你。"阿婆道,"那女人也真是的,竟然连自己的孩子都不要了。"阿婆叹口气,继续道,"那么,你打算瞒小雪多久呢?"
"啊。"男人变的有些结巴,"说实话,我也没想过,只是觉得,等小雪长大点再说出真相,或许那样会比较容易接受。"
"可对未来有什么打算?"
"我想过了,等再攒一点钱,我就带小雪离开这里。至于工作,我已经托表弟去打听了,下个月我就去面试,如果顺利,我就带小雪过去。"
"那孩子可真是了不起呢。"阿婆起身道,"你也要加油啊。"
对于小雪,又是平凡的一天。早上遇到讨人厌男孩的嘲笑,中午又被班里的几位同学诟病,几个没心没肺的刻薄女孩笑的更是放浪不已。傍晚又同早上的那几位讨人厌男孩相遇,再次受到他们的奚落。即便心里委屈,也要在爸爸面前装出一副无所谓的样子,她承受了很多孩子在这个年龄并不知晓的一切。
"我回来啦!"小雪说着,脸上露出一个温暖又略带稚笨的微笑,习以为然的她已将那笑演绎到出神入化的地步,以至无人能洞悉她真实的内心世界。
"啊,小雪回来了。"爸爸一边站在厨房一边擦汗道,"今天过的好吗?爸爸今天给你做了你最喜欢的紫菜鸡蛋汤呢。"
"哇哦,是紫菜鸡蛋汤。"小雪开心的双手合十,一屁股坐在了餐桌前。
"要先洗手哦。"
"嗯!"
每天与爸爸在一起的时光,可以说是小雪从小以来感到最幸福的时候。她多想永远跟爸爸在一起啊,她甚至想过退学,那样就能永远陪在爸爸身边了,即便爸爸出去工作,可是呆在家里,起码不会听到别人的奚落。但这个想法随即被她推倒了,因为爸爸会生气。
夜里,小雪被噩梦惊醒。她感到口渴难耐,便想着走到客厅,从保温壶里倒些水喝。她来到客厅,看到爸爸卧室的门虚掩着,从门缝中隐约透出一股淡淡的灯光。
"爸爸……"
"啊?"男人显然被这突如一来的声音感到惊愕不已,他一边用胳膊下意识的盖住眼前的信纸,一边道,"小雪,你,你怎么起来了?"
"小雪起来上厕所。"
"这样啊。"男人像松了口气,"是不是肚子不舒服,不是叫你少吃刨冰的嘛,你昨天还又去吃了。"
"爸爸。"
"怎么了?"
"爸爸怎么知道,小雪昨天吃刨冰了。"
"这……"男人稍显紧张,直到这时才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毕竟吃刨冰这件事,小雪根本没有提及过,她只是在写给妈妈的信里说到了,"因……因为爸爸昨天看到你吃了啊。"
"可是小雪已经有一年多没吃过刨冰了。"
"啊……"
"爸爸偷看了小雪给妈妈写的信对不对。"小雪说着,走到爸爸的书桌前,"一直都是爸爸在替妈妈写信,对吧?"
"小雪……"男人说着,耷拉下了头,"对,对不起。"
"嘿嘿。"小雪脸上又绽出之前那样纯净又略捎稚拙的笑容,"小雪虽然没有了妈妈,但小雪有爸爸啊。他带小雪去河里捉泥鳅,去山上找独角仙,去草地上扑蜻蜓,还有做饭,洗衣服,读书,写字。小雪有任何困难,爸爸都能解决。他还教小雪要做一个正直善良的孩子,小雪觉得,他是全世界最好的爸爸。有这样的爸爸,小雪最幸福了。"
"小雪……"男人说着,嘴唇跟浑身的肌肉都颤抖不已,他一把抱住小雪,一边念叨着小雪的名字,一边潸然泪下。
在这轻风温煦的午夜,父女俩似乎都放下了,曾压在心间的,那沉重的东西。
第二天又是阳光明媚的一天,吃过早饭的小雪跟爸爸告别。
她又走上了那条通往学校的狭小小路,路过阿婆刨冰店的时候,那几个讨人厌的男孩又在高坡奚落下面路过的小雪。
"喂!"阿婆出门道,"你们几个臭小鬼又来捣乱是不是?"
"小雪你……"
"嘿嘿。"小雪朝自己竖起一根大拇指道,"我可是苏小雪,坚强的很呢,怎么会跟这种人计较呢。"
"喂!你们听好了,无论你们说什么,都是没用的。"
"小雪……"阿婆吃惊的望着小雪。
"再见喽,阿婆!"
望着小雪飞奔的身影,渐渐没在路的尽头。
"真是个好孩子呢。"阿婆擦擦眼角道。

版权声明:
1、我爱故事网(5aigushi.com)已经获得原作者授权刊登,其他媒体及报刊未经许可禁止转载。
2、以上稿件来自作者:小天才阿阔(国建阔)投稿,通过E-MAIL投递。

双臂门式万能试验机

微机控制电液伺服井盖压力试验机

CSL-A冲击缺口电动拉床

WTWD-5000SL万能试验机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