磨脚器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磨脚器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吊魂墙之合体

发布时间:2019-04-16 07:33:12 阅读: 来源:磨脚器厂家

后背一阵剧痛,我猛地睁开眼睛,发现二老懒的尖刀正紧贴着墙壁和我的身体飞快地划过来。背上的皮肉迅速地被切割下来,只听“刺啦”一声,我的身体从墙壁上跌落下来,背上的皮肉几乎完全和身体脱离,难以忍受的剧痛叫我险些昏死过去。

我翻滚出很远,眼前一片漆黑。好一会儿,我才清醒过来,吃力地抬起头,首先映入眼帘的,是墙壁上伸出的那密密麻麻的手指。几乎每一根手指都没有皮肉,粗大的骨关节随着指头的开合,发出“嘎巴嘎巴”的声响。而我后背上的皮,转眼间就被抓得稀烂。

合体

我趴在地上,苦苦挣扎了好久,才摇晃着站起来,犹豫着不敢接近二老懒。

这时候,身后忽然响起一连串沉重的脚步声,我惊惧地回过头来,原来那个人形怪物已经彻底地击败了那具僵尸,正从洞口钻进来。

它的身体其实只剩下了三分之二,但两条腿还很完整,支撑着零散的骨架,那样子比刚才更加吓人。

我惊呼着向后倒退,却又不敢靠近吊魂墙,只得围着那口棺木不停地转着圈。

忽然,一直一动不动的二老懒猛地跳了起来,他的身体僵直,双臂大大地张开,手中的尖刀飞快地向怪物的半个头骨砍了下去。

怪物被扑倒在地上,身上的尖刺在石块上发出“刷刷”的声响。二“人”翻滚着,搅作一团。

此时,我已经顾不得再寻找什么主墓室,也没有时间理会身边的棺木,撒腿就向洞口逃去。

然而,还没等我逃到洞口,身后忽然刮起一阵冷风,那个和我一样,刚刚还被贴在吊魂墙上的人,竟然“呼”地一声从墙上跳了下来。他的动作极快,几乎是一眨眼的功夫,就已经来到了二老懒和那个怪物的身边,没等我弄明白这是怎么回事,他已经俯身钻进了怪物的身体之中。

我清楚地看到,他的身体就好像一缕青烟,转眼间就和怪物的身体融合在了一起。

怪物好像忽然被注入了力量,迅速地把二老懒按在了地上,然后从他的手里夺过了尖刀,几乎毫无声息地切断了二老懒的脖子。

还没有完全凝结的鲜血,从二老懒的脖子里喷涌而出。二老懒的双手胡乱地挥舞着,却完全失去了攻击的目标。

怪物从二老懒的身体上跳了起来,我吃惊地发现,它已经变得异常灵活,如飞一般地冲过来,挡在了我的前面。

“你、你不是人?”我倒退着,浑身发抖。

“我当然不是人,准确地说,我不是活人。”怪物那只剩下一半的大嘴上下张合着,发出的却是刚才那个人的声音,“我其实是被封在这吊魂墙里的一个冤魂,和你相同的是,我也是来摸宝的,只是比你要早上几十年。这些年,我苦苦等候着下一个倒斗者,为的就是能够早日逃出这古墓。你们第一次来的时候,我就已经发现了,你身上的血虫就是我种植的,因为只有这样,你们才会再来。不出所料,你们果然来了。”

“这么说,我的那把铲子,也是被你折断的?”我颤抖着问道。

“当然了,你们见到过没有脚印的活人吗?”怪物的嘴里发出一阵冷笑。

“你、你想怎么样?”我继续倒退着,已经完全没有了主张。

“当然是把你继续贴在这吊魂墙上。”怪物没有皮肉的脸上闪着冷冷的青光,对我说道,“只有你的魂魄替代我被封在这墙里,我才会解脱,才有机会走出这古墓,重新投胎做人。哈哈,如果我重新投胎后,还有记忆的话,我一定会回来找你,并想办法叫你也尽快解脱。”

此时,我已经退到了那口棺木的旁边,我知道,这口棺木也许是可以保全我生命的最后屏障。

脚下忽然一绊,竟是一把锈迹斑斑的洛阳铲,一定就是面前的这个人当年使用过的。顾不得多想,我俯身捡了起来,紧紧地握在手里。

工装马甲

北京工衣订做

工作服厂北京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