磨脚器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磨脚器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张氏诡谈之变猫[新闻]

发布时间:2020-11-15 22:33:01 阅读: 来源:磨脚器厂家

太阳还没有还没有完全落下去的黄昏,天边是一片紫红,云霞遮蔽的背后是即将消失的一天,明天还是会继续。

一所老宅内,众人围绕着一张华贵的欧式床前,掩声痛哭。床上躺着一位满头银发的耄耋老人。她神情安详,没有痛苦的离开了这个世界,离开意味着再也见不到明天得日出!

床前放着是一家人前不久照的全家福,最中间的那个也是笑的最开心的人就是她–罗老太。谁知这也就是她最后一次的合影,看着照片上的子子孙孙,她老人家也是没有遗憾了吧。

罗老太年轻的时候所有能吃的苦她都吃过了,好不容易熬到结婚,想找个好人家或许日子可以好过一点,谁知结婚后几天丈夫就死在了外地,自己变成了一个寡妇,希望瞬间破灭了。还好在以后的几年中,老太太乐观的生活态度打动了当时的一个商人,商人将她接走,这才改变了她的命运,也就是从那时候起老太太喜欢上了猫!

就连现在老太太下葬的时候,她也曾经嘱咐过,要在她的棺材里放上一只猫样子的布偶,她的棺材也很精致,是用最好的木材做的。在钉棺盖的时候,有人发现棺椁里只有罗老太一个人静静的躺着,她的脸角僵硬的挤兑,神情看上似乎有些不高兴,是尸体停放的时间久了才会发生的变化吧。

下午过后,打发走了前来吊唁送葬的亲朋好友,家辉才算是松了一口气,作为家里的长子,他觉得自己的压力重大,一是好好看这个家,二是罗老太身前也是一个体面的人,来的客人都要照顾的周到。家辉喝了一口酒,一个人走到老太太死去的屋子里。

这屋子以前因为有老太太的存在,时常有一种温馨的气息,上下跳窜的猫一直都是家辉不爱来这里的原因,对于猫,家辉一直都是没有好感的,现在还有他叫不上来名字的几只猫在床上懒洋洋的躺着。看着猫,一把年纪的家辉老泪纵横。

虽然家里的子孙很多,可是没有人知道老太太为什么会这么喜欢猫,只有家辉一个人了解其中的原因。当时老太太嫁给第一个男人的时候,不幸做了寡妇,她肚子里已经怀上了小家辉,为了不让小家辉生下来就先天的瘦弱,罗老太就杀掉了当时家里的一只老猫,吃掉后好补身子。

是喜欢那个味道还是希望家辉好,一直到家辉出世,她才停止了杀猫,要知道当时老鼠横行,谁家的猫都是五大三粗的,但也没有谁动猫的主意。老太太自然也是会不让别人知道她吃猫的事,这事还是家辉从一次虐猫说起。

从小就讨厌猫的家辉一见到猫,上去就是一脚,踢得猫喵喵的大叫,他还喜欢抓住猫就拔猫的毛,有次他趁老太太不在的时候将一只猫的毛全拔光了,她回来看见光秃秃的猫的时候,揪来家辉就是一顿打。笤帚,鸡毛掸子都打断了,也就是那天晚上,老太太一边给家辉浮着膏药,一边告诉他他的命是猫给的。

家辉将床上的猫赶走,扑倒在床上摆出一个大字,母亲的味道伴着猫的味道混合着扑上他的心头。

月光明晃晃的透过窗子照在床上,一只猫的影子在床脚边的一个盒子里来回晃悠,那身影诡异的吸引着家辉,家辉顺着那个方向将盒子拿起,打开。

“怎么是?猫布偶?”家辉摸了摸眼泪,自言自语说道:“不是说要放在棺椁里的吗?怎么会在这里?”

他匆匆跑出屋子,拿着那个旧旧的盒子。“你们谁把这个盒子放在这里的,不是说要放在棺椁里的吗?!”他粗狂的声音在四周扩散。

“干嘛啊!突然这么吼上一句,吓死我了”说话的是老太太的女儿,是和商人的,也就是有家辉一个是老太太和第一个男人的孩子,其他的都是那个商人的,所以家辉虽然是老大,但地位显得总是多余,也就是自己的努力才有一点小小的成绩,可以在这样的一个家庭里立足。

“我说,谁把这个盒子放在床脚,不是说一定要放在棺椁里的,妈说过,怎么有人会忘?”

“哎呀,人都死了,逝者安息了,再说她以前养的猫大家谁不烦啊,大哥,你难道说你不烦?”女人指责说。

“是啊,我也知道大家都讨厌妈养的猫,可是这是妈交代的,按着做不就好了吗?这是什么意思啊!”他指着手里的盒子说:“现在谁可以说说怎么办?”

“大哥,既然都没有放进去那就算了,你也不要生气了,大家都是一家人何必说的脸红脖子粗的,老四打着圆场。

“哎,你们啊!”家辉也不在多说,他刚想离开又突然回头说:“老四,你们最后打扫家里的时候,不要把妈养的那几只猫赶走,养着吧”

“嗯嗯,好的知道了,大哥你就放心吧”老四满嘴答应,哄着这个沧桑的老人。

见家辉走后,老四冲底下的人说:“去,悄悄把那几只猫扔出去”

>>

一月后。

“家辉,家辉啊!不得了了,你们家出大事了!”一个女人找到家辉焦急地说道。

“怎么了!什么事?”家辉拉着她的手手:“你不要急慢慢说”

“就是你走后,老太太的屋子里不久出现了一只怪物!”从她惊恐的眼神可以看出是出了大事!

“是什么东西!”家辉不知道自己的手此时已经是紧紧的抓住她的手了。

“那家伙长得是人的身体!但是…但是…她长得却是猫的脑袋!”那个女人不知所措的说道。

“啊!你的意思是,那是一个人身猫脸的怪物?”家辉也不知道此时自己在说什么。他也不顾眼前这个给他通报消息的人,急急忙忙的就往家里赶。

这条路从来没有像现在这么远,家辉开着车,想的不是这个怪物,而是家里的猫!

到家,他们一见大哥回来了,憔悴的脸上遮不住受惊了的容颜。说着:“大哥,那个盒子还在你那里吧,你可算是回来了!”

“在的,这么了”

“你走后,老四就将妈屋子里的猫全部扔掉,可是谁知这死猫居然仍不走,又回来了,老四就将它们全部给弄死了!”

“啊!怎么会有这事!这个混小子!”

“就在猫死后的晚上,家里一直都有猫的叫声,大晚上找也找不到猫的踪迹,我们都以为是那死猫的鬼魂找我们报仇了,吓得大家一晚上都没有睡好”

“隔了好久在就没有动静了,直到有一天,大姐在厨房里发现东西有丢掉的迹象,还有一些爪子的印子,她觉得有问题便到妈的屋子里去看看,结果它,就看见了它!”此时他已经说不下去了,哽咽的艰难说:“那东西居然是妈!”

“啊!怎么会有这种事!谁说的!”家辉已经眉头紧锁了。

“我们请来了一个道士,他简简单单的说了句,欠债还钱,欠命还命。”

“对啊,当时我们都不知道什么意思,人家也没有多做解释,就问到说家里应该是有一个猫一样的布偶,有没有放在棺材里,结果…”

家辉随手拿出那个盒子说道:“是这个东西吧?”

“嗯,他说,这个盒子里的猫是镇压猫的怨气的,当时没有放进去,导致怨念附上了罗老太太的尸体,变成一个人身猫脸的怪物,只要将布偶在放在棺材里,此时才会平息”

“奥…”家辉如有所思的说着:“那妈妈在哪里?”

他们抖动的手齐齐指向老太太生前的屋子。

此时已是黑夜,空气中弥漫着一股老太太的味道,又好像夹杂着一股猫骚味,家辉还没有走到,就已经问见了着亲切又难过的气息。

门虚掩着,家辉轻轻一推,吱吱的全开了,里面黑漆漆的什么都看不见,家辉手里紧紧的拿着那个盒子,他小心翼翼的说道:“妈?在吗?我是辉啊?妈?”

就在床脚一双诡异的眼睛死死的盯着家辉。“呼呼呼,呼呼呼”杀气弥漫在紧张的空气里。

“妈?”老家辉略带哭腔的说:“是你吗?”

“喵!”

一只人一样高的怪物跳了出来!它身上还穿着死去时穿的寿衣!就是它的脸活生生的就是猫的脸!嘴角发着:“呼呼呼”的喘息。

家辉没有动,哐!双膝跪地,冲着眼前的怪物连磕十几个响头!

家辉抬起头说:“你们放过她吧,她都已经死了,当初是因为我的原因才会杀你们,现在就让我来还吧”家辉又一个劲的磕头!

上了年纪的家辉也是一把老骨头了,自己也是有儿有女的人,古语说:男儿上跪天地,下跪父母。他也是在尽自己的心了。

那怪物直挺挺的坐着看着眼前的这个男人,“喵!”一束绿光箭一样的从它身上射到了家辉体内!

“老四,你说这大哥都进去两个小时了,会不会有事啊?要不我们进去看看吧?”

“这?好吧,你们几个和我过来”老四还有几个人拿着棍子,一起缓步到屋前。

月光柔和的照在屋子里,在光照下,可以清楚的看见一具尸体前卧着一只猫,懒洋洋的舔着自己的爪子,其他的什么都没有了!

>>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相关阅读